service phone

Design Works 2

service phone

上海抗疫市民互助 社区团购开足马力

文章来源:admin    时间:2022-05-25

  html模版上海抗疫市民互助 社区团购开足马力

上海市以黄浦江为界分区分批实施核酸筛查以来,社区团购成为居民生活物资补足“最后一公里”“最后一百米”问题的有力补充。

作者: 金叶子 钱小岩

“浏览和添加各种小区买菜群,排队接龙购买各类物资,满心期待等待志愿者摆渡上门。”这些场景可能是不少上海市民最近的生活写照。

从3月28日上海浦东新区先行进入封控状态以来,林晗已跟着邻居下了四单团购,被朋友戏称是“仓鼠性格”的她虽然物资相对充足,但一周前储备的冷鲜肉类和蔬果已所剩无几。“叮咚、盒马在3月29日、30日左右还买得到,之后手速再快也很难买到散单。正好我们小区业主自发开了一些团购,就跟着买了几单。”

从3月28日5时起,上海市以黄浦江为界分区分批实施核酸筛查。往常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快递小哥也需要有通行证才能够上街。虽然目前上海整体物资储备较为充足,但受疫情影响,商超、菜场还无法正常营业,上海电商平台末端配送能力明显下降。在此背景下,社区团购成为解决“最后一公里”、“最后一百米”问题的有力补充。

全家人帮手,找资源成团

4月7日凌晨1点多,木子(化名)全家还在小区内马不停蹄地派送,他们不想让刚刚运达的鸡蛋和猪肉送到居民手里变成隔夜的了。

木子一家居住在浦东新区三林镇的南杨小区。这是个上世纪90年代建造的老小区,因为疫情自3月23日实行封闭管理后,居民们连续16天不能外出,不少人家的食物储备已经告急。电商的供应能力不足不好抢,参与小区微信群内组织的团购,成为不少家庭这些天来唯一的食物来源。

凭借着良好的口碑,木子已在众人中脱颖而出,成为小区团购的“团长”。“80后”的木子从事的是母婴行业,在小区封闭前,她没有过任何组织团购的经验,一切都靠自己慢慢摸索。

是什么因素促使木子出来成为小区团购的领头羊?木子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在小区刚封闭之时,她也是搭便车的人,参与过别人组织的团购,结果过了整整一个礼拜才拿到,蔬菜已经发黄发烂,只能在里面捡出几个土豆洋葱。她还不断看到有朋友因为参与了来路不明的团购,东西没拿到还被骗了钱。

这些差劲的体验最终促使木子站出来,推动小区团购走上正轨。“我就是这个小区的居民,大家都知道我住哪,我是跑不掉的,我来牵头可以给居民一个安心。”

从最开始木子就告诉居民们,她来组团是不赚一分钱的,“拿到什么价格就是什么价格”。她也经常在微信群里晒出供应商给她的原价截图。

她拉成微信群后,居民最大的呼声就是要吃蔬菜。常规的渠道已经断供,她想到了自己在金山有亲戚,最终通过亲戚联系上了金山的蔬菜和农产品(000061)基地。通过2个小时的电话对接,并查验了对方的经营许可证、物流绿色通行证和司机核酸证明等文件后,她终于放心了,下了单。

她说,她这样做是“要确保物资的安全和新鲜度,不能好心办坏事”。次日下午,居民们拿到了一箱箱金山直供的蔬菜。晚上,居民们在微信群中晒出了一盘盘现炒的蔬菜,而他们中不少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上新鲜的蔬菜了。

此前居民们常常是团十单才能成一单,而木子的团购成功后当日或次日就能到手,一下子给她积累了很好的口碑,微信团购群内的居民与日俱增,居民们对木子的信任逐渐变成了依赖。木子还尝试着通过美团和饿了么手机应用,搜索周围店铺,直接联系和对接老板。

社区团购与防疫并行

木子的团购越做越大,但是居委会发出提醒说,居民纷纷去小区门口取团购物资,不利于防疫。最终,居委会和木子达成了新的派送方案:由木子送货上门。

小区内有1000多户居民,有全职工作的木子显然忙不过来,为此她发动了她的哥哥和朋友,连年迈的父亲也加入进来。

为居民团购占据木子大量的时间,常常每天只有3小时的睡眠时间,“说实在的,真的有点吃不消”。她说。

根据南杨小区所在居委会的告知,截至4月4日,小区内共有核酸检测阳性人员25人。为不赚钱甚至是亏钱的团购跑前跑后,家人对木子难免有些不理解,ub8优游app,但看着木子的坚持,还是愿意替她跑腿。

很多居民也过意不去,要求木子能够有些自己的加成,不过木子还是拒绝了。她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如果这样,“性质就变掉了”。很多居民在取团购时,为她送上一些坚果和薯片作为心意。

而木子每次团购时也适量多订一些,给不会使用网络的孤老送上一些物资。她说,“如果大家齐心协力,解决小区内的食物问题应该不困难。”她说。

抢菜不如团购

林晗所在的小区位于本轮疫情浦东新区的第一个中风险区竹园小学(已降为低风险)的不远处。受浦东第一波疫情的影响,小区从3月初就有楼栋因密接陆陆续续地封控。

“我们楼在3月10日因为密接封掉了,楼还没解封时小区又有阳性再次被封,小区刚解封5天,就看到浦东新区进入封控的消息。”林晗算了一下,到4月10日,正好封楼满月,“中间自由了几天”。

从封楼开始那天,爱囤货的林晗就断断续续不停往家里买食物和生活物品,“27日晚上看到浦东将在28日进入封控状态时,家里双开门冰箱都被塞满了,置物架放好很多蔬果。不过那天开始,电商就不太好买了。”

“从28日开始到现在我只买到过4笔电商订单,其中包括两单社区集采。”林晗介绍,在他们小区1000多户共3000多位住户里,以中青年白领为主,也不乏一些年纪较大不会操作手机的老人,这部分的邻居,则更多求助于小区团购。

在林晗小区最早建团购群的邻居袁东回忆道,当时开团的原因,是3月29日有邻居在群里说家里宝宝缺物资。“既然全区已经进入了封控状态,这种缺物资的情况未来还会出现,在外卖、电商运力不足的情况下,我就在想有没有其他途径来保证家人的日常生活。”袁东说。

在袁东看来,这种情况下,首先是需要有人先站出来,“看到业主群里大家有需求,那我就想要不先试试。从建团购群到满500人,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”。

袁东粗略算了一下,自3月29日开的第一单算起,目前已经成功开团了11单,主要是蔬菜包、肉类、米等必需品。“我们群也有一些规矩,不团非必要的零食、快餐以及酒水饮料牛奶等,毕竟大家足不出户,需要物业和志愿者送上门已经太辛苦了。”

从事快消行业的袁东除了日常居家工作,最近每天都要投入大量时间在团购上。先是群里统计大家的需求,再联系浦东发布、上海消保委等官方微信上的供应商名单,接着通过问卷星应用在群里接龙,最后反馈收款明细Excel表等。

因为要避开工作时间,袁东每天早上7点多开始忙团购,晚上11点或者凌晨结束。“毕竟以前没做过团购,自己也不是做食品行业的。建群后,有不认识的邻居开始帮我做信息统计和群消息回复。我们还建了个后勤团,每次货物一到,志愿者们就在几分钟内响应帮各位邻居送货上门。”

林晗表示,在小区数十个团购群里,袁东的团购群效率最高,每天也会公布收款明细,“他的团都是官方公布的供应商,价格也分毫不加,因此邻居们也都很信任他。”

“换位想想,我们的父母一样,他们现在不太会用智能手机,也弄不来团购电商,总需要有人站出来。有一天我们也会老。”袁东说。

随着上海防疫保供工作的推进,4月7日后,上海快递小哥运力不足的情况也迎来了转机。

在7日的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,上海市副市长、市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生活物资保障专班负责人陈通表示,抗疫攻坚战影响到千家万户的生活质量,出现生活物资难以抵达家门的现象,上海正全力以赴推进保障工作。

陈通提出,上海正在建立保供白名单,将严格落实疫情防控措施的批发市场、配送中心、电商大仓、中央厨房等网点解封出来。另外,上海支持保供企业在全国统筹调配资源,引进充实新的保供人员。允许非涉疫原因被封控在小区的快递小哥等保供人员,走出封控区,回到保供岗位。同时统筹邮政快递、顺丰等物流资源,对接电商平台,补足配送力量,完成社区“最后一公里”的配送任务。

(文中林晗、袁东、木子为化名)

地址:     座机:    手机: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    技术支持:凯发娱乐传媒    ICP备案编号: